• 400-000-8899 THE CUSTOMER SERVICE HOTLINE
  • 公司名称 / Company Name 井都陶瓷有限公司
新闻中心
公司新闻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新闻中心 > 公司新闻 >

LOL下注app新闻周刊]本周视点

发布者:LOL下注app 发布时间:2020-11-19 04:45

  在本周,我看到了报纸上一个让我非常震惊的标题,广东开平市领导班子对抗国务院,好家伙,近几年这几乎是我看到的程度最重的一个带有定性性质的标题,看完之后我还有些将信将疑,会不会是媒体人过于夸张,结果详细看新闻发现还真不是。针对广东开平两届领导班子四年非法征地卖地三万亩,监察部副部长说两届市委领导班子决定以违法手段审批土地,有组织的不执行甚至对抗党中央国务院,这句话正是报纸标题的由来。如此严厉的措词,也说明了三万亩土地流失之后中央的愤怒。而与此同时,人们也在关心,这么长时间的征地批地为何缺乏有效的监督,受害人的声音消失到哪儿去了。这个问号自然会让人想到刚刚发生不久的山西洪洞矿难,105个生命瞬间消失,要知道这个洪洞已经因为黑砖窑事件在今年出过一次名,不幸的是矿难让它再次成为媒体上出现频率极高的地名。这个时候同样的问号出现了,什么能够监督他们,而什么可以制止灾难的发生。《新闻周刊》本周视点关注为什么有些声音我们听不到。

  作为一市之长,我没有做好工作,辜负了党和人民的重托,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感到十分痛心和愧疚,难辞其咎,愿意接受组织给予的任何处分。

  12月11日,山西省临汾市市长李天太以公开信的形式向全市415万市民道歉,12月5日,发生在洪洞县的矿难,导致了105名矿工遇难。

  作为一个县级市,其连续两届市委领导班子决定以违法手段审批土地,有组织地不执行甚至对抗党中央、国务院和广东省委、省政府一再强调和重申的加强土地管理的决定。12月10日, 监察部副部长屈万祥在当天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用全国罕见来形容广东省开平市土地违法案件的严重性。

  不到四年,近三万亩土地,全部是违法征用,开平市政府的行为的确是全国罕见!本周,一个特大矿难,一个全国罕见的非法征地大案,将两个城市,山西的临汾和广东的开平,推到了舆论的聚光灯下。

  有一个村2000多名村民,2700多亩土地全部被征收了,违法征收。这些村民见到我们的时候,说的最多的话就是希望政府一定不要放过他,要严惩他。

  村民们口中的他,就是刚刚被免去职务的开平市市委书记赵瑞彰,在监察部、国土资源部本周一通报的全国10起土地违法违规典型案件中,开平市政府非法审批土地案件最引人注目。

  发展镇级经济,为什么搞得像打仗一样,采用战役这个名词,我考虑过了,搞经济就像打仗一样。

  要求各部门、镇、市西套班子正副职领导全都上招商引资第一线年赵瑞彰就任开平市委书记,开平也进入了一个非法征地高潮,去年年初,赵瑞彰提出了所谓的三大战役,将全市15个镇划为八大战区,以招商引资的名义大举非法征地,当地第一大产粮大镇马冈镇,短短10天就被征去了1万亩耕地。

  《新快报》记者 王华平:你想想一万亩地十天就全部征完了,这是什么概念?十天。(情绪好)三大战役基本上全部开展了,该征的土地都已经征了,还有很多已经征了的土地但是还荒废在那里。很多农民拿了一点点,微不足道的那些土地补偿金。

  发展地方经济招商引资没有错,但是,它不能以践踏国家法律为代价,更不能采取非法手段强迫农民交出手中的耕地,更为恶劣的是,在监察部、国土资源部督查组2006年11月现场督办期间,开平市有关部门竟然拿出了一套又一套假的土地利用总体规划图,以欺骗手段应对上级调查,在赵瑞彰领导下的开平,国法何在?

  王华平(电话采访):第一个,这些地已经用了的,已经建了厂房了,你怎么办?根本没有办法,对不对。第二,没有建的,但是已经被破坏了,要恢复,这难度是非常大的。第三,这些农民这些年来所造成的损失政府能赔的起吗?

  本周,当我们听到临汾市市长李天太向全市人民公开道歉时,我们更关心的是,临汾今后到底能不能彻底杜绝人为造成的特大矿难?因为在今年五月,李天太市长就曾经公开表示过确保年内不再出十人以上的重特大事故的决心。

  本周,当我们听到开平市市委书记赵瑞彰已经被撤职时,遗留下来的更棘手的问题是,已经被非法征用的三万亩土地究竟该如何处理?

  广东开平领导班子被处理的消息一传出来,最高兴的应当是那些权益被侵害,失去土地的农民,一位当地78岁的吴婆婆听儿子说完这个消息后,约了全村7、8名老太太一起上街,各自买了鞭炮放起来,并且老泪纵横的说,我们的子孙终于又有地可以种粮了。故事如果到这儿,很像是童话中王子与公主从此过着幸福的生活这样的结局。但可惜,生活不是童话,如果在鞭炮声中我们往回看,你能看到失地农民的抗争,甚至有人因为抗议强占耕地,而被判有期徒刑三年,缓期执行。反观接二连三的矿难,这种抗争显得更没有力量,很多矿工并不是不知道矿主正在违规生产,也知道自己面临生命危险,但是生存的压力让他们一次又一次的沉默,赌博一样的从事着他们每天的劳作,那么他们为了生存就必须沉默吗?失地的农民与面临生命危险的矿工就不能自我保护,自我拯救吗?

  矿难发生后,山西省代省长孟学农建议,将12月5日设为临汾的安全警戒日,在矿难现场设置矿难纪念碑警示后人,而临汾市市长则在道歉公开信中表示,要在临汾市政府网站开通市长信箱、开通煤炭安全隐患市长举报专线,同时成立煤炭监管督导小组。一座纪念碑,一个纪念日,一个新信箱,一条新开的举报热线,一个新成立的督导小组,在一系列的新措施背后,我们最希望看到的,就是矿工们能够成为今后监督煤矿违法生产的主力! 这样,在每一个矿难发生之前,他们都能够拨通政府的电话,这也将成为避免矿难出现的最重要的声音。

  同样,在广东的开平,我们也一直有这样的困惑,在长达四年的当地政府违法征地过程中,失地农民的声音又在哪里?

  (开平市沙冈街开庄村村民):现在最好了,现在有记者来采访我们,广州的也有,北京的也有,我昨天连夜找到那个记者把材料送给他了,现在好多了。

  省里和北京记者的到来,让觉得多年反映都没有解决的违法征地问题,这次有了希望。他所在的开庄村,在经历了开平市政府三次大规模征地之后,现在人均耕地还不足一分。

  胡容照(开平市长沙镇三江村村民):现在我们一分一厘地都没有,全部征完。我们一般像40岁以上的农民,个个都没有工作的,工作很难找的只有找零工来做,我本来耕田还有谷可以卖,但是现在没有田耕了,我每月三个人还要买180块钱的米来吃。

  所在的水口镇开庄村,是开平市中部战役的主战场之一,为了建成所谓的水口工业基地,不到六年,水口镇的7000多亩水田就全部被征。

  :因为我们不同意,他们强逼征的,卖地的时候没人签名。强逼平土那一天,开了几十部公安车来,有枪有什么的,所以没人去反对,没人敢反对。

  当时征地说来盖学校的,但是他们又用来盖高楼大厦,用我们的地去拍卖,二十几万一亩,所以群众的意见很大!

  :我们曾经告了很多次,去哪里都告不到,整个市都这样啊,上面压死了,最终也没有办法了。

  新快报记者王华平:我们走了大概有11个自然村,基本上所到之处没有村民说放弃过(上访),直到今天为止。渠道是有,(但是)很多渠道都被堵死了。比如说他们想去当地江门或者是省里面去上访,但是他们人还没有出江门就已经被堵住了。

  在广东开平违法批地以及山西洪洞矿难中,你都很容易看到监督几乎消失的现状。这个时候我打开了十七大报告,在第六部分中读到了这样的内容,重点加强对领导干部,特别是主要领导干部人财物管理使用关键岗位的监督,落实党内监督条例,加强民主监督,发挥好舆论监督作用,增强与监督合力和实效,说实话,这是很让人振奋的一段内容。但联想到广东开平与山西洪洞,心情却又变得沉重起来,在不同的悲剧之中,民主监督与舆论监督都在哪儿呢?我们不能总是最后看到只有中纪委和监察部在行动吧,这种监督合力的消失是不是同样是一种对党中央的对抗呢?而同时,我们又得想,这民主监督与舆论监督又该怎样运行,才能更加有效的形成合力呢?在本周,福建厦门针对一个项目的建设,打开了民众的参与之门。

  今天上午厦门市重点区域海沧南部地区功能定位和空间布局环境影响评价公众座谈会在厦门宾馆明霄厅举行。出席座谈会的有自愿报名并通过随机公开抽号产生的50位市民代表,以及市区两级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43名……

  本周,每一个参加这场座谈会的普通厦门市民,都要用三分钟的时间,清晰地告诉市政府 他们对于一个即将上马的大型化工项目的态度。而这个化工项目,就是投资高达108亿元的厦门海沧PX项目。由于这个项目靠近居民区、院校等人口稠密区,它的安全问题一直受到强烈质疑。今年3月,在全国两会上,包括中国科学院院士赵玉芬等6名院士在内的105名全国政协委员曾联合签署了呼吁该项目迁址的议案。5月30日,厦门市政府宣布,将暂缓该项目的建设。

  除了面对来自这些政协委员和大量当地市民的反对意见,厦门的PX项目还要补上全区域总体规划环境影响评估这一课。今年7月,由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牵头,聘请包括两院院士在内的21名专家作为项目顾问,专门成立工作组在厦门进行了全面考察。经过半年的工作,上周三,一份关于厦门市海沧南部地区环境影响评价的报告简本对外正式公布。专家认为,包括PX项目在内已审批的石化建设项目的环境风险都在可以接受的程度。报告发布之后,马上进入为期10天的公众参与程序,其中就包括刚刚在厦门宾馆结束的这场市民座谈会。在这个阶段广泛收集的市民意见和建议都将被纳入最终的环境评估报告。

  中国政法大学 环境法学教授 王灿发:原来在一些大的项目建设当中,往往缺乏公众参与,等到项目建成了,老百姓也没有机会去表达自己的意见。/作为厦门市政府呢,能够顺应这种要求,按照法律的规定来做环评,而且公开的征求公众的意见,/(厦门的PX项目)不管他最后决策怎么样,但是我让老百姓充分表达了意见,我觉得这就是一个很大的进步。

  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 李成言 教授:这件事情作为政府这几方都互动起来了,/市民和政府的关系、企业和政府的关系,包括专家团体/对整个政府的作用,都可以看出来,我觉得这样一个大的项目能够把各个要素都互动起来,都能够去参与这个决策,这是一个很好的现象。/他不去按照个人主体的行为去推行一个决策,而是通过不同的民主程序和决策的方式来完成对整个一个项目的决策。/他能够去考虑到方方面面的一些利益需要,能够看到、关注到这样一些不同的意见,这也是政府的一个积极的姿态。

  在发言中,有的提出了海沧石化工业区与后来已经实际形成的海沧新城区存在矛盾,有的对海沧发展石化产业,对于环境产生的潜在影响,以及对百姓健康的影响表示关注和担忧,有的认为,如果海沧要发展石化产业,就必须对已经实际形成的新城区进行搬迁,这不仅困难,而且成本巨大,建议海沧功能定位应该选择城市次中心;有的表示石化项目并不像人们传说的那样具有剧毒,会致癌致畸…(声音渐弱)

  解说:不管厦门PX项目的最终结果如何,本周,厦门市政府至少向公众展示了一个科学民主的决策程序。在这个程序中,搜集民意、倾听民意成了最重要的特征。而在十七大报告中也指出:人民当家作主是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本质和核心,其中重要一点就是要保障人民的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监督权。毫无疑问,相对于漠视农民利益、压制农民声音的广东开平来说,厦门在本周给我们提供的是一个可喜的样本。

  主持人:前两年,也是在山西发生了一次矿难,矿难发生了一段时间之后,国家安监总局的副局长才从网络上看到了矿难发生的消息。也就是说,当地从矿主到有关部门有意识的对上级主管部门保持了沉默。这个时候你可以想,如果拥有有效的民众参与监督的渠道,并且这种监督真的可以被重视,那么有些悲剧还会发生吗?然而同时,仅靠民众个体监督也还是不够的,在山西洪洞矿难发生后,一位50多岁的下岗矿工庆幸自己刚下岗四天捡了一条命,但不久他就开始企盼,这个矿啥时候能够恢复生产呢,他盼着这一天早一点儿上岗。我想听过这话,我们万万不可以说他连命都不要,因为一大家子的生活重担压在他的身上,他没有选择。这个时候,我们更需要社会与媒体舆论的监督,真正团结起来,去保护一切该保护的人,而不是在他们逝去之后为他们写一篇感人的悼词。